随县教研室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随县教研室 随县教研 学生作品 查看内容

[习作]我的暑期生活

2015-9-10 16:16| 发布者: sxjyszf| 查看: 1411| 评论: 0|原作者: 新街镇中心学校九(3)班 周纯伊|来自: 辅导老师:黄大荣

     盼望着,盼望着,夏天来了,暑假的脚步近了。这不,“新鲜出炉”的成绩单,才被俺浏览一遍,就接受了一项光荣而又伟大的任务——为我规划自己的暑期生活充当草稿纸。经研究决定,先把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的后半项完成。于是乎,我为暑期生活设定口号如下:“今年暑假何处游?合肥南京并杭州!” 

No.1“最熟悉的陌生城”

打点行囊完毕,挥手告别爸妈,我同姑父姑母一道出发了——话说表哥已在中科大“安营扎寨”,老两口前去探子,便顺道捎上了我;而以往每逢暑假陪我出游的老爸,却打算到七月中旬再前往安徽。因此,我就得在合肥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“寄人篱下”十数日!想到我的假期生活将这样开始,敝人心下发怵。可刚乘上合肥的公交,俺就一怔——

看那高楼大厦、车水马龙,我都有点搞不清状况了,因为此地与踩过的若干城市都挺相似,好似“改革开放工厂”中一个模子扣出来的“都市产品”!再观夫动物园、海洋馆,我恍惚穿越到了武汉;漫步于“步行街”“知心城”几乎就踏进了本市的购物中心;某日清晨我走街串巷地找早餐店,在某个南腔北调漫天飞的弄堂间,差点喊出家乡方言——那个几角旮旯完全是我镇菜市场的复印件!

通过以上见闻,诸位看官,你想用哪首歌来形容我的第一站?要搁俺,那没说的,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……啊不,是“城”!但甭提它用“人”用“城”,我是一下子变成了松开口的气球,满心游兴溜进了爪洼国。天哪,我当初为什么要让自己的暑期生活从这开始呢?

在我百无聊赖地饱尝“自作自受”苦果后,一直宣称要来接我的“救星”终于抢在俺“香消玉殒”前赶来“救驾”了——没错,果然还是亲爹靠得住!但在同合肥拜拜前,我们还是“矮子里拨将军”,从该市为数不多的景点里挑出个“李鸿章故居”……

这天午后,细雨霏霏,但繁华的步行街上仍然开遍了“伞花”。李鸿章故居这样一个人文景观坐落在众商铺之间,尤其正对面的服装店,“亏本大甩卖”的吆喝声压根没有喘息的时候,偏偏当咱爷俩站在他老人家大门前的时候,我感觉这里会让我对合肥改观,对安徽改观。

没错。至少这个宅院很静——刚一跨过那门槛,仿佛由于它特别高的缘故,一切商贾之声都给拦在其外,这座宅子里闻不出铜臭之气,只能听到雨打芭蕉。看到李鸿章生平事迹展览,而正当我埋怨门票十元换了一堆“百度”可得的史实时,脚步竟也放到会走路以来之最慢!这个“闹中取静”的李氏故居,这座“最熟悉的陌生城”,还是多了一份平和从容。猛然间,我竟把后悔从此开始出游的念头删得一干二净。

这,就是李鸿章故居吗?

这,就是合肥,就是安徽吗?

这,才是暑期生活应有的速度、应有的态度!

走出此地,我和爸爸都庆幸将此地作为首站。慢慢踱步离开,我们缓缓向合肥道别,悠悠地继续暑假生活。下一站是…… 

No.2秦淮风月今何处

“金粉六朝古都,风月十里秦淮”。此游第二站,父女俩全票通过了南京这一提议。然而,才出车站,我就后悔了!

安徽与江苏相邻,想必皖地云儿们的流感传染至了金陵上空,南京城也刚被天空的“鼻涕眼泪”淋了一身。刚被洗涤过的法国梧桐都格外精神,绿叶已然织了片青葱的苍穹,自缝隙里漏下几颗雨珠。此景美则美矣,然,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,你把仰角45°换成低头垂直向下瞧!

没错,读者们猜对了,曾经的民国首府地面路况实在糟糕,关键是“酒窝”太多了。看吧看吧,好客的南京城热情地端出一窝洼洼积水,招呼着游客们的脚来享用。唉,幸亏我这只是暑假生活的一部分,要让咱扎根金陵城,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!话说孙先生和蒋总裁当初是咋想的,偏生把国都定在这秦淮河畔?

言归正传,其实到这南京城来也算是个英明决定:晨起之时或登燕子矶,或凭望江楼;远眺可见渡江胜利纪念碑,近观偶现长江大桥,倒颇有“千古兴亡多少事?悠悠。不尽长江滚滚流”之慨;上午可往江南贡院,逛夫子庙,入乌衣巷,在“王导谢安纪念馆”前品味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;午后经南京大学校区过,到那中山陵园区感怀历史人生,叹出句“吴楚地,东南坼;英雄事,曹刘敌。被西风吹尽,了无陈迹”;傍晚在秦淮小吃城饱尝“金陵八绝”,入夜便顺势下河,泛舟于《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》,顺道咀嚼杜牧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之后的那句千古绝唱……直到离舫归去,还可在睡前回想“千寻铁链沉江底,一片降幡出石头”的往事,以及“秦淮八艳”的传说……

单看我罗列出的一串儿景点,你也许就已头昏脑涨;再铺陈开一溜儿的文人墨客们的多情诗句,你若还觉着没必要来南京过过暑期生活,那就该去测验一下情商了!

的确,南京城是一座值得一来的城市,它的别称“金陵”也很贴切——揭开吴秾软语燕舞莺歌的“金衣”,里面却是埋葬了太多历史的“陵墓”,或许找不到当初盛世繁华时的无边风月,但独独秦淮便可读懂这座古城,何必探寻它今在何处?将该城作为第二站,不亏!

打包带走了对蟹黄汤包的回味,我的暑假生活仍在继续。最后一站应当在—— 

No.3论雷峰塔的重建

“江南好,风景就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

在我看来,江南最当去的,应属这颇为矛盾的杭州——这里的西湖应当算作自然景观,可它本身便是人工湖;这里的人们都倔得被称为“杭铁头”,可这里的景却“云山已作峨眉浅,山下碧流清似眼”,十足的美娇娘;这里曾吸引无数迁客骚人来舞文弄墨,然而一代文豪白居易苏东坡来此却丢下了笔,修起了堤;这里曾被责为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,但数百年后铮铮铁骨的于谦从这里走出去,“要留清白在人间”;这里传说着苏小小,又供奉着岳鹏举;这里“断桥不断”,“长桥不长”;这里含羞露怯的梁祝虽双双殉情化蝶厮守,敢爱敢恨的白娘子却被压上个千年百年;这里的萧山诸城都遍地闪金光,而古老的水乡乌镇里仍留着原居民……

此番出游,不到杭州,我的假期生活都算不得圆满;但真到了杭州,那西湖畔的众多景点又令我目不暇接。正疲倦间,老爸将我拽至某建筑物前,抬头一看:雷峰塔。

彼时正当午间,骄阳吐出的火舌热烈地狂吻着人的每一寸肌肤,但游客们毫不在意它毒辣炙热的吻法,捏着印有“动人白蛇传说”字样的门票,乌压压一大团一大团地往塔里灌进去,出来的人也如是,好似一条人肉瀑布挂在楼梯上。

且不论同仁们身体抗热性能是否跟得上,我对某些人重建雷峰塔却极不满。它雷峰塔倒了便倒了,何必重修盗版山寨货呢——况且修得一丝人文气息都没了!难不成诸君打算将蛇精再关它十来八个世纪,把螃蟹壳里的法海和尚刨出来平反昭雪,替兀那秃驴抱怨叫屈么?更有甚者,堂而皇之地把《白蛇传》当卖点,哪怕翻下史料也好——经打听,或者不经打听也能用脚趾头想得到,此塔与那传说何干系之有?

俯瞰西湖罢,我便离塔而去,赶紧到京杭大运河之类转转——咱可不能把自己的暑期生活,在万恶的雷峰塔画上句号。若有一天这塔又倒了,我定会效仿鲁迅先生赠句“活该”的——说到做到!

离开杭州,我的暑期生活也就基本完结了,留给自己的,是在皖苏浙三省内游玩时,快乐的回忆。来年的暑假生活,我等着你!

 

【点评】景、史互现,如数家珍,感悟独树一帜。没白“行万里路”!


握手

鲜花

最新评论

随县教研室 ( 鄂ICP备14013938号 )  

GMT+8, 2018-12-13 17:17 , Processed in 0.094915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 Licensed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